【他山之石】从版面语言到界面语言:新媒体视

日期:2021/07/21 作者: admin

  原标题:【他山之石】从版面语言到界面语言:新媒体视觉传达的规则继承与创新

  前段时间,某媒体的微信版面引发网友热议。5月14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布,该媒体公号发布“刚刚体”消息《刚刚公布:中国最新总人口14.1178亿》,山猫体育与此条消息配发的第二条新闻是大理直升机坠入洱海机组人员不幸遇难。公号呈现出有歧义的版面,极易引起误读,网友哗然,随即又扒出其多个“奇葩”版面。“新媒体也应重视版面语言的运用”成为热点议题。

  在媒体面向互联网生产与传播的转型实践中,数据可视化、图片、UI等视觉传达为媒体所重视。特别是“随着图像生产、传播和消费手段的更新,人类的文化不再以文字为中心,而是朝着以图像为中心的方向发展,实现了一种现实意义上的‘图像转向’”[1],乃至视频化转向。然而,新媒体视觉传播实践中,内容生产流程变革、视觉传达规律转变、内容生产者扩张等多重因素使得媒体遭遇上述窘境。值得关注的是,网友的批评话语其实根植于印刷媒体版面语言的若干规律,这亦是本文拟探究的问题,即新媒体界面语言相对于多年形成的报纸版面语言,需要怎样继承和创新。

  灵活运用版面语言,表达编辑思想, 吸引读者注意力,增强新闻传播力,是报纸编辑部的一项把关实践。2018年中国新闻奖首设媒体融合奖,其中设置了“新媒体报道界面”奖项,这一奖项的名称实则确认印刷媒体的版面语言在新媒体实践中变迁为界面语言。从版面语言到界面语言,视觉传达规律有哪些变化?

  “版面语言是版面特有的表现手段。版面语言的基本形式包括版面空间、编排手段和版面布局结构。”[2]界面是指电脑或手机与用户连接的平面空间。界面语言“是‘界面’内容功能的表达方式,它具有可设计、视觉化的形象,同时遵循一定模式,具有易于理解的普遍规范和标准,用户依靠这些共性理解界面内容,进行相关操作”[3]。从为读者服务的版面语言到为用户服务的界面语言,既有继承,亦有突破。

  版面语言和界面语言的共性,即界面语言从报纸版面语言中继承的规律有如下三点。

  第一,说话。版面语言的运用是一种沟通行为,是编辑部使用版面语言表达编排思想,以实现对受众的引导和说服。作为报纸编辑学中的重要概念,版面语言除了重视版面设计的审美和统一,更注重编辑思想的表达,用版面语言“说话”是编辑的基本功。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曾表述:“版面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版面语言是办报人立场、观点、感情和审美眼光的自然流露。”[4]

  第二,把关。卢因在《群体生活的渠道》(1947)中提出把关人理论,编辑部通过日常把关行为对新闻进行疏导与抑制。版面语言是报纸编辑把关的重要工具。正如光明日报原总编辑徐光春所述:“编辑对稿件内容作出判断后,以恰当的稿件布局、版面形式、标题制作、字号处理,以及运用装饰和图片等综合性的表现方式,表达新闻的价值。”[5]多年来,报纸编辑实践在版面语言运用方面已经形成了很多规律。例如,用色彩来表达感情,用位置来表达重要性,在版面上使用线条、距离等指示出“区分”和“结合”的不同编排取向。这些规律同样适用于新媒体界面语言。数字界面的设计同样遵循图形、文字、色彩等视觉设计元素的组合,变化与统一、节奏与韵律、对比与均衡等美学规律。

  第三,形成理解新闻的情境。编辑部往往通过图片尺寸、题文距离、色彩符号等版面语言形成理解新闻的情境。例如,一些报纸以人物图片的大小来凸显该人物的重要性。在汶川地震遇难者头七之日,几乎全国所有报纸版面都采用黑色调表达哀思。《新京报》头版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有一朵黄色的菊花。这个版面获得好评,黄色菊花和黑色都可表达哀思之意,但是有光的黄色菊花成为版面上的一抹亮色,让读者感受到生机和勃发之意,寄托了编辑部想要表达的地震之后重振家园的情怀。

  从为读者服务的版面语言到为用户服务的界面语言,上述规律是视觉传达中的共同特征。不过,由于新媒体媒介特性不同,新媒体界面设计者近年来一直在探索新规律,作品呈现出如下四个特点。

  第一,从静态走向动态。由于技术赋能,新媒体界面语言更注重动态化视觉表达。报纸版面语言以变化来强调重要性,例如在一个基本栏设置为8栏的版面上,以变栏来凸显文稿的重要;一个以文字为主的版面往往以图片形成视觉中心。新媒体界面语言遵循同样的视觉传达规律。一个静态为主的页面,往往以动态传达凸显内容的重要性,例如设置闪亮区域、设置轮播图、设置动态的气泡图等,以吸引用户注意。

  第二,多媒体元素融入界面设计。新媒体界面将图形、图像、文字、声音、动画等多媒体形态汇入设计,形成多感官的综合体验。在很多成功的作品中,新媒体界面都不仅仅用视觉元素来表达编排思想,声音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以获得第28届中国新闻奖媒体融合奖项中“新媒体界面设计”一等奖的作品《长幅互动连环画|天渠:遵义老村支书黄大发36年引水修渠记》为例,多媒体元素与视觉传达互相衬托。配乐与互动长图浑然一体,在长图翻卷的故事讲述中,点击页面中的小喇叭,用方言唱的山歌响起,受众被带入连环画展示的故事里。

  第三,从单向视觉传达走向注重用户体验的交互设计。从版面语言到界面语言最重要的变化是,版面语言是针对受众的单向视觉传达,界面语言是针对用户的双向沟通,更强调用户在接受编辑部编排思想时的交互和体验。相较于传统媒体的单向被动式信息传播,数字媒体用户拥有更多自主权,可依自己的需要和喜好决定是否进一步理解信息。交互型设计能增强用户选择性注意的几率,从而更受欢迎。

  第四,从以美为主的设计理念走向以复杂信息表达为基础的可视化设计。设计不仅是为了审美,而且正在成为沟通复杂信息的强大武器。随着数据可视化的兴起,新媒体界面的视觉传达日益强调通过可视化设计传达复杂抽象的信息,帮助用户理解。新媒体界面设计中,数据和信息正进一步融合。例如美国传达艺术奖CA(Communication Arts)获奖作品Nasdaq50年[6]将视频和图片等多个元素设计成时间轴的形式,用户可以左右滑动或点击时间点阅读详细的内容,互动体验感极强。50年的复杂故事用交互时间轴整合在一起,信息复杂,设计简单而美。

  实践者在新媒体界面设计方面做了诸多开创性的探索,新形态、新技术、新表达层出不穷。不过,新媒体作品呈几何级数增长降低了信息传达的质量和有效性;创作者的多元化稀释了职业新闻生产者的专业训练与职业技能,新媒体界面语言运用良莠不齐,一些问题凸显出来。总体而言,这些问题的产生是由于编排思想不清晰,内容和设计结合不紧密所致。

  首先,一些新媒体界面设计忽视内容之间的联系。新媒体内容实时生产,编稿、设计、审稿都是急就章,编辑部负责人往往在手机端快速审核签发,每一篇新闻都是独立作业,有时就忽视了稿件与稿件之间的内在联系。这方面有多种情形值得注意:

  相邻稿件阅读时产生歧义。如某报在三孩政策出台时推送的微信界面,“三孩政策来了”“明天实施”“无期徒刑”三个标题之间会让人产生误解。

  忽视稿件之间的情感联系。如某媒体公众号将“院士逝世”的新闻与“消防员灭火后手舞足蹈”的新闻同时推送,虽然两篇新闻内容无关联,内容准确无误,但同时出现同一界面空间中,悲痛与开心形成了不合适的情感连结,令用户产生心理不适。

  算法配置产生不当编排。采取算法推荐的内容分发平台,由算法技术进行个性化排列组合,机器自动生产,新闻与新闻、新闻与广告常出现易产生不良联想的编排。例如,某平台曾因重要时政新闻报道下面配置了充满了杀气的广告而引发争议,虽然后期查明是算法自动配置的,但是负面效果已经产生。

  其次,为追求流量,图片、视频配置娱乐化。图片、视频在新媒体界面中往往是视觉中心,编辑一般以此作为界面中吸引用户视觉注意力的重要工具。但有些媒体为了点击量,有时采取了很多不规范举措。例如,用噱头头图吸引用户点击,用户点进去之后发现并非该新闻的现场图片,这种具有迷惑性和诱导性的照片近似于“标题党”,可谓“头图党”。再如,图片不够,“噪音”图片来凑。进行界面设计时为了形成视觉冲击力,在合适图片不足的情况下,有些编辑会选择一些毫无价值的图片充门面,比如某网站新闻App中发布了关于浙江嘉兴杀妻案的新闻,配图为一幅高压锅红烧肉的食物照片,引发用户不适联想。

  再次,同质化倾向。网站界面多采用线条分割模式,条框整齐有序,大部分遵循了模块式版面的规则。以矩形和空白边界居多。版面语言大方简洁、易阅读、编辑快,却万家一色,缺少能代表媒体特色的风格化设计。媒体微博、微信、客户端界面设计也有同样问题,独树一帜的界面设计不多。山猫体育

  最后,界面编排思想不明晰,重点不突出,主次信息颠倒。通过版面语言推荐新闻信息,是报纸把关的重要经验。头条、假头条、双头条、双头版是编辑们在新闻报道实践中创造的多种形式。在新媒体新闻生产中,也采取了弹窗、时间线、排行榜等多种形式进行新闻推荐。不过,在视觉传达过程中,一些媒体出现了编排思想不明确的问题。例如,由于用户导向和经济导向,很多网站、App越来越多被娱乐信息淹没,关键位置被夸张的图片、视频头图占据,甚至整个页面的背景被大幅的游戏广告占满,公共新闻信息难以凸显。

  上述问题的修复关涉媒体公信力的提升,但根本在于解决媒体融合转型实践进程中的创新问题。媒体从面向传统端口进行生产转向全媒体生产,旧的边界被打破,建立新的规则与边界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第一,新媒体背景下创新界面语言的“把关”规则和方法。新媒体视觉传达中如何运用界面语言表达编排思想、凸显新闻价值,是一项值得长期研究的课题。海量信息中,如何通过界面语言将有新闻价值的新闻推荐出来?报纸版面语言通过位置、标题字号等表达编辑部对新闻价值的判断,而新媒体有不同的媒介特性,时间和空间都是界面语言运用中要考虑的要素。如新媒体空间,内容海量,空间有层级,可以跳转,版面语言中的“位置”要素仍有重要价值,但是因为移动端屏幕小,“位置”的重要性已经弱化。再如报纸版面语言是静态的,在设计过程中不需要考虑“时间性”,但新媒体实时更新,“时间”是一个重要元素,如何在这样的背景下继承和创新界面语言“把关”的方法,需要长期探索。

  第二,创新算法分发模式下人机协作的编排流程。目前,很多资讯类客户端已经采用个性化推荐技术,算法会根据文章的标签以及用户的阅读习惯来推送相应的文章,但算法再怎么精妙,估计也细致不到对页面语言的考量,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新闻组合,这样就有很大概率出现“翻车”事故。在报纸版面语言运用中,编辑有正面效果、负面效果、隐性效果、长期效果等多重考虑,这些隐藏的评价是塑造媒体公信力,把控舆论和传播效果的重要手段。在算法分发背景下,如何通过人机协同的方式将媒体的编排思想贯彻到界面语言中,需要媒体人立足自身定位,进行更多探索。

  第四,优化审稿流程,对新媒体界面加强审核。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在内容生产领域统一“度量衡”是媒体融合进程中的管理要求和行业共识。从新媒体作品来看,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作品涌现,一些现象级作品的视觉传达广受赞誉。新媒体界面语言运用中出现的问题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实时生产,内容海量,审核难度大;一是行业制作水准良莠不齐。在这一背景下,提升新媒体界面语言的运用水平,治理失范问题,需要加强生产流程的控制。完善新媒体内容生产审核机制,查找审核漏洞,细化审核流程,以减少错误率,提升质量。

  第五,加强从业人员培训。因为新媒体急速扩张,新媒体新闻人才短缺,特别是掌握新媒体设计与技术技能的从业人员短缺,已经成为新媒体视觉传达质量整体提升的障碍。解决新媒体视觉传达创新问题的根本对策是人才队伍的建设,从业人员要不断提高面向新媒体生产传播的能力。各媒体要顺应当前媒体融合深化进程,加强从业人员在新媒体视觉传达方面的业务培训,理顺机制体制,激励创新。

  【本文由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算法分发背景下首都移动公共新闻信息供给质量优化研究”(项目号:18XCB009)资助】

  [1]W.J.T.米歇尔.图像理论.陈永国,胡文征,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3.

  [2]蔡雯,许向东,方洁.新闻编辑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9:339.

  [4]范敬宜.人民日报版面备要·序.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1997:2.

  [5]徐光春.报纸版面创意艺术与电脑编辑·序.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9年:1.

  (王佳航: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赵一迈: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文章刊于《青年记者》2021年第13期】

推荐作品

——全球领先的中文社区山猫体育

提到新能源汽车,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特斯拉。在Model 3国产后,月销量破万的数据似乎更是加强了特斯拉的神话。当特斯拉还在主打Model 3的时候,国产电动汽车元老比亚迪再推出汉...

热门新闻